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宁静的家园

南无阿弥陀佛 淡泊以明志 宁静而致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平常莫过于是活在当下!认真的去工作和生活,一切顺其自然,这就是我哟!

网易考拉推荐

大悲寺修行点滴  

2011-08-10 10:53:01|  分类: 佛学宗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悲寺、道源寺八天生活、修行体验点滴记录

以此偈语赞佛,千万亿劫不堕恶趣
尔时文殊师利赞叹如来,说此祇夜:
   我礼一切佛,  调御无等双,
 丈六身法身,  亦礼于佛塔,
 生处得道处,  法-轮涅盘处,
 行住坐卧处,  一切皆悉礼。
 诸佛不思议,  妙法亦如是,
 能信及果报,  亦不可思议。
 能以此祇夜,  赞叹如来者,
 于千万亿劫,  不堕诸恶趣。
最初听说大悲寺是两年前,在师兄的博客里,大悲寺专栏中,有“道不尽的大悲寺、那山里的故事、初访大悲寺以及妙祥师父开示”等,对师父们日中一食,每天只睡四小时、持不捉金钱戒、行脚乞食等种种修行,赞叹不已。但当时确实没想亲自去大悲寺体验一下,因被日中一食、一天只睡四小时、又干苦活累活等给吓住了,平时在家三顿饭,晚一点都饿得慌,哪敢想自己能日中一食;平时中午不休息一会儿,整个下午都会昏沉没精神,而且这么多年来,从小学中学大学再到工作,从没干过太重的体力活。直到认识了一位去过大悲寺的师兄,提起最担心的日中一食,他告诉我:许多人都有过这种顾虑,但那里清静,到那就不饿了。在几位师兄的鼓励下,才有点信心,又有师兄同行,才有了这次大悲寺之旅。以下以日记流水帐形式记录一些所见所闻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009年4月25日  初一  星期三 小阵雨晴转

        昨天下午,我们一行六人从石家庄出发,到北京转车,今天早晨至海城,乘出租车九点钟到达了传说中的大悲寺,因事先对大悲寺的情况有所了解,所以到达后,没有太多的陌生感,但跟想象当中的大悲寺,还是有所不同。第一印象,很清静,既没太激动,也没太失望。小雨中大家都穿着羽绒服、棉衣。在接待室登记后,安排住宿,因寺内没有女众住处,我们三女众被安排在离大悲寺约二、三里地的村里女寮房。白天在寺里干活、用斋,晚上在女寮房住,上早晚课。

        男众约9:40过头堂斋,女众约10:40过二堂,有时男众多,也过二堂,大家分男女排队在斋堂外等候过斋,每人发一小牌,上面有过斋注意事项,进入斋堂,男女分两边坐,斋堂内止语,每人面前一不锈钢饭盆、一饭勺,饭食还不错,先掛面后馒头,再是罗汉菜(有点象是北方的大锅菜,豆角、元白菜、土豆、红罗卜、豆腐、木耳等杂烩),还有略带苦味的苦丁菜、煮花生,再就是凉拌水果。当时不知要半份怎么表达,又不敢说话,光知道要了必须吃掉。吃吧,反正一天就这一顿饭,多吃点吧,结果吃得过饱了,胃略显不适,喝了点水休息一会儿后,就没事了。

        之后被分配到正在施工的大殿干活。我和同去的居士回接待室找手套,正在这时,听说师父来了,在场的几人同师父一起到接待室,同网上照片里一样,妙祥师父身穿百衲衣,面目慈祥、温和、亲切,大家给师父顶礼,师父一一给大家解答问题。非常简单朴实的话语,消除了我们往日的疑惑。

       下午我们三女众又被临时安排去女寮缝制师父们打坐用的垫子。那里已有好几位老居士正在忙活,有划线的,有裁剪的,有踩缝纫机的,有装芯后封口的,一直到要上晚课了才忙完。7点15开始在女寮佛堂上晚课,内容是楞严咒、大悲咒、十小咒、心经、阿弥陀经等,另加五遍楞严咒。
晚上10点钟止静息灯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009年4月26日 初二  星期四 晴转阵雨

        今天是到达大悲寺的第二天,本来想每天记下一些事情,可实在抽不出空,时间安排得很紧张。早晨2点打板,感觉刚刚睡下,又该起床了,在女寮因都是居士,自愿起床打坐,但2点50第二次打板是必须起床的,3点10分—5点在女寮佛堂上早课。在这里睡觉只脱外罩,起床也方便快捷。5点20从女寮出发排队去寺里干活,在行走的路上记下几笔。快到寺门口了,又看见身穿百衲衣的师父在那里指挥挖掘机干活。

        今天分配的活是装水泥车,用平头铁锹一铲一铲往独轮车上装和好的水泥,因是贴磁砖用,水泥用量不是太大,不能总等啊,于是我们决定再给自己加点活,捡拾大殿内的废品,如装磁砖用过的纸箱、用剩的砖头、水泥块、碎磁砖等等,但要分类以便回收。在这里干活全是义工,都是发心为寺里做事的,这里的规矩是“干活、听话、不许讲理”。大部分活都是人力,一铲一筐。有的人一干就是几个月,听一贴磁砖的居士讲,只要这里有活他们就来。在这里干活,根本不用监工,不用担心谁会偷懒,更不用担心偷工减料。来之前,听师兄讲,大悲寺什么都不缺,还真是。你看这建筑材料,应有尽有,人才也是应有尽有,木工、电工、瓦工、小工啊我也不懂,反正是什么人才都有,象我们也没啥特长,干干小工的活也不错,呵呵!今天都是体力活,想想长这么大很少有机会干这种活,真该补上这一课!平时看到这种活觉得很苦,担心自己受不了,可干起来感觉还挺好,乐在其中!

        今天过斋时突然想到让家人都来大悲寺看看,体验一下这里的生活,让亲朋好友以及所有人都来看看,都来体验一下才好,在现今物欲横流的社会,在号称“没什么也别没钱”的时代,竟然还有这么一方净土。
晚课时一坐下来就犯困。又来一批女众,寮房里开始有人在佛堂打地铺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009年4月27日 初三  星期一 晴

        今天是第三天,早课后从女寮出发,六点之前到达寺里。今天计划去大悲寺的下院道源寺看看,拜见妙融师父以及尼师们。女众到大悲寺一般都会去道源寺的。道源寺位于海城市接文镇三家堡村,距大悲寺约一百里地。道源寺的修行风格跟大悲寺一样:日中一食,一天只休息四小时,行头陀行,持不捉金钱戒等。今天天气很好,我们先到海城,再乘出租车至道源寺。约9:30到达,因妙融师父外出还没回来,我们在接待室等待,这时又先后来了两位南方的年轻女居士。道源寺一般不接待男众。

        这两天听到最多的词就是剃度,大悲寺明天要剃度新出家众,在道源寺也常听到诸如:你还有多久才能剃度啊,发心多长时间了等。据说有四对母女同在这里出家。要想在这里出家,一般至少连续在寺里一年以上时间才可,其他条件另说,接受师父考验。据说妙融师父要求弟子非常严格,所谓严师出高徒,越是这样越是感召全国各地的女众来这里出家,目前寺内有尼众六十多人,还有二十几人发心等待出家。发心的女众都留的板寸,而其他常住护持人员是短发,象我们这样的一看就是来寺院不会太长时间的过路客。

        中午在这里过斋,师父们过斋前后都要诵偈,排队依次进入,那种威仪让人肃然起敬,斋饭比大悲寺稍差一些,有高梁米饭、花卷、红薯、土豆、罗汉菜、水果等,第一次吃整个的土豆,象红薯一样蒸的。

        第一次见到妙融师父,感觉非常亲切、慈祥、柔和,想一直看着她,想一直跟她在一起不想离开。师父也是身穿百衲衣,身材高挑,估计得有1米7吧,我们又请教了师父几个问题,尽管接待室人员满脸笑容看着我,暗示师父累了,该休息了,可我们还是想跟师父多待一会儿。后又有人来催,师父看了看墙上的表,2点半,说我们再聊一会儿到三点。这时师父又给我们找了许多书,象宣化上人开示录,楞严经浅释,五戒表解,分文不取以及溯源等书。并翻开楞严经,给我们开示。三点到了,我们才拜别师父。

        这里的活都是尼师们自己干,包括很多体力活,脏活累活,一天到晚听不见什么人说话,即使说话也声音很低,大家默默干活,下午我们剥玉米秸,把外面一层皮叶子剥下来,先检查有没有虫子,有的话要放在沟边上,没有虫子才装入袋子,留做柴火,烧火炕用。里面的秆用来圈地。你看这里的活,很有女人细腻、温雅的风格,东北黑土地被玉米秆围起来,用布条一固定,上面剪裁掉,整整齐齐的一圈黄栅栏,别有一番风景。

        这里的规矩与大悲寺一样:听话、干活、不许讲理。我边装玉米秸叶子,边心里念叨着:听话、干活、不许讲理,忽然悟到这看似简单的话,竟然蕴含着师父的一片悲心,这何尝不是修行!师父用心良苦啊!

        晚上住了下来,住的房子象茅棚,芦苇搭顶,里边是土火炕,墙上好象山区的土坯糊了纸,很陈旧的。虽然这里山泉日夜从寺里哗哗流过,应该不缺水吧,可是大家用水都很节约。茅厕是公共厕所,坑里放着马桶,等快满时,提到地里当作肥料。出厕后洗手,见不到大块的香皂,全是一小块一小块的,而且在小盆里洗手,只少量的水,然后再冲洗一下。

        无论在大悲寺还是道源寺,还是居士寮房,厕所简陋与否,进去都要换鞋的。

        由于这里年轻尼师多,我们询问接待室人员,是否可供养卫生巾,回答不可以,因师父提倡环保,卫生巾不容易降解,不利于环保。

       在道源寺大殿上晚课,跟一般居士法会确实没法比,师父们那种威仪真是令人赞叹,从来没有过的感受,我这人向来感觉迟钝,可晚课刚开始一会儿,竟然眼泪掉了下来,一个劲流,心说怎么搞的,纸巾都快擦完了,别再流了,可不听话,好久才止住。本来不怎么喜欢法会当中那种唱腔的,不明白为什么要唱,心想还不如念的好听呢,可这次的感觉不一样,维那师领唱的也好,这才知道经咒佛号原来可以唱得这样动听!真让人感动!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09年4月28日 初四  星期二

        2点起床先是打坐,师父们和发心的居士以及常住护法在大殿上边,我们几个新来的在下边,前边有一值班的师父手拿香板,心想不会打我们吧。我每次早晚课只要一坐下来都会打盹,这次还是照打不误,没办法。等下课时,听到上海来的居士说她挨了一板,我说我也打盹了呀,估计是师父没发现。后来听人说,香板是长眼的,不是随便打的,也许我还不够被打的资格吧,呵呵。打完坐从大殿出来,看见有的年轻师父在院里磕大头,我虽然穿着羽绒服但感觉还是有点冷,于是我们几个也找了块板,学着磕大头,这样确实暖和了许多。据说师父有时会对弟子罚磕大头的,一罚就是五百、一千,还不允许用公共时间,只能利用自己睡觉或休息时间完成。

        远处飘来晨钟偈的唱诵声,虽然听不请词,但音调好象有点熟悉。

        接下来是早课,在大悲寺是不允许女众跟师父们上早课的,有女众跟妙祥师父说大悲寺重男轻女,师父笑着说,那你就去道源寺吧,那里重女轻男!呵呵,看来女众还是来道源寺吧,能跟师父们一起上早晚课,保你会有不一样的感触。

        上午我们有幸随喜参加了道源寺剃度仪式,今天新剃度了两名女众,看样子都很年轻,也就二三十岁吧,妙融师父亲自给剃度。 “流转三界中,恩爱不能脱,弃恩入无为,真实报恩者。。。毁形守志节,割爱无所亲;弃家弘圣道,愿度一切人。。。”师父的唱诵,很有感染力,整个过程让人感觉庄严、神圣。对于出家众来说,这是多么重要的时刻啊,那些发心出家的居士都在盼望着自己的这一天早日到来。据说在这里出家后光学戒就得六年,想出家还要趁早啊!

        从道源寺回来得知,大悲寺今天剃度了七名男众,有的父母在场,有的妻儿送来,共同见证了这一庄严的时刻。
早晨一觉醒来,觉得两臂酸痛,早课打盹的人越来越多了,毕竟大多数来自外地,据我了解,坐办公室的人居多,平时都缺少这方面的锻炼。昨天回来晚了点,因为来的人多了,我们只好在佛堂打地铺,等大家躺下来,留下来的地方,也就一米多一点宽吧,我们三人也只好挤一挤,一人掉头睡,条件所限,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能躺下就行,反正困得不行了,感觉刚睡下,又听见打板了。大家来自不同地方,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,走到一起来了,呵呵!

        今天上午主要是打扫未完工的大殿,因为人多,过斋、拜忏、三皈五戒都将在这里进行。大家都忙着干活,说实话,这种活要在社会上,给多少钱也许都不会干的,可大家千里迢迢跑到寺院来做义工,越是不收钱,大家越是发心。师父说过出家人是修行位,现在看来,只要师父持戒精严修行好,其他的事情不用操心,佛菩萨自然加持,龙天护法自然护持。

        下午被分配去种树,在山坡上先用铁锨和镐挖树坑,栽树苗,填土,再浇水,一阵风刮来,你就知道什么叫灰头土脸了,加上上午下了会儿小雨,估计这头发都和了泥了,在上面撒点籽就能长出苗来,快成鸟巢了,呵呵。完成这项工作已很累,大家都收工了,我们几个看到上一项挪运木头工作还没有完成到位,便又开始扛运木头到指定地点,也许是平时养尊处优,缺乏体力方面的锻炼,也许今天太累了,出来已五、六天了,有点想家了,思想上有了一些波动,真是汝意不可信,一会儿一变,真没出息。我知道这是暂时的想法,明天会好的。
        这几天做的最不好的就是止语,别说止语,连少语都没做好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09年4月30日 初六 星期四 小雨转晴

        今天早晨,妙祥师父亲自给我们这帮女众分配工作,清理场地,迎接明后天前来拜忏以及参加法会的大批人员的到来,把院内的木头都搬到后面的山坡上,再把一大垛的板子,一张一张搬到后面,重新摞好。我当时一看就有点发愁,一帮女众能把这活干好?先胆怯了,可坡头一点畏难情绪也没有,只要是师父让干的,二话没有,依教奉行。大家一个接一个传递,真不敢想象,这么一项艰巨的任务,在大家的努力下,完成的还不错,真是小瞧了女众,也小瞧了自己!

        这里温差很大,白天晴天时很热,干起活来衣服都粘在身上,象是穿了棉衣,只好趁机脱下毛衣,只穿一件秋衣加一件外罩,这样干起活来轻松了不少。

        下午我们被分配去后山拖钢筋,钢筋倒是经常见,但从没仔细瞧过这类东西,这下可看清了,噢,这种是螺纹钢,这种是不带纹的,粗的细的都有,挺长的,有好几米吧,从坡上拖到坡下稍平的地方,还要码好,据说这里还要建大殿。我们共有大约三四十人吧,女众占多数,大家干得热火朝天,有时还小跑,其中有几个六十多数的大妈也是巾帼不让须眉,一点也不比年轻人差。听其中两个大妈讲,她们经常来,说起师父来,都竖大拇指,没有一个不佩服的。趁休息的空儿她俩还跟我们讲了一些师父的故事,跟师父时间越长越了解师父越是敬佩、感动。

        晚上回到女寮,几天来第一次洗了头、脚。

        今天是干活最累的一天,也是最高兴的一天,昨天的不良情绪都没有了,完全调整过来了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009年5月1日 初七 星期五 阴 夜间有雨

        今天是通霄拜忏的日子,明天下午受完三皈五戒就要起程回去了,大家从寮房整理好所有行李,肩扛手提,排成一队到寺里。快到寺门口了,又看见身穿百衲衣的师父熟悉的身影。

        上午我们在斋堂干活,帽子、口罩、围裙穿带好,先是拖地面,然后择菜、洗苹果、盛盒饭。自以为在家不是个大手大脚的人,平时还是很惜福的。在周围人眼里,我是个省吃俭用的人,吃穿方面从不讲究的,可在这里又被补了一课,一开始我一人在择芹菜,只把根部的大头和黄叶烂叶掐掉,放在一小塑料袋里,再撇开来就行了,一会儿过来几个人一起择,在给别人递成捆的芹菜时,被告知不能跨菜而过,当时还有点不服气,这是谁家的规矩啊,长这么大从没听说过,后来想,人家早来想必是比我懂得多,听她的吧。又听见有人说:这是谁干的,把菜根都掐掉了,这根切成片很好吃的。吓得我也没敢吭气,自己悄悄地改过来吧。

        江西来的一同修告诉我,她在家从来没干过什么活,就连家务也是请钟点工来做,昨天在斋堂连续洗了几个小时的菜,手都肿了。可是大家心里都很高兴,终于有了补偿锻炼的机会了,这都是修行。

        由于来的人太多了,原来的斋堂已容纳不下,只好在尚未完工的大殿内吃盒饭,估计得装几千盒吧。

        下午开示三皈五戒。首先是请法师仪式,庄严隆重,让你不由得心生敬意,师父亲自开示,先是三皈,再是五戒开示。师父认真、仔细、详尽的开示三皈五戒的重要性,讲了一个下午。而后是晚课,终于有机会听到大悲寺师父们上课的声音了,师父们在大殿内,大家在殿外,维那师的嗓音应算男中音吧,非常有感染力,一般专业人士,如播音员、歌唱家象他那种音质的也不多,实在难得,真是什么人才都有啊!只有感叹的份!
        晚课之后是通霄拜忏,由两位维那师领唱,大家在殿内一起拜,楼上楼下都是人。开始下雨了,后来注意到窗户外边也有不少人,不知共有多少,两三千?这次我只是随着拜了,没有忏,太困了,站着就能睡着,一睁眼,见前面的人都拜下去了赶紧拜,又困了。本来想彻底忏悔,肠子悔青的,可困的没法,边拜边打盹,也不知怎么搞的。3点半结束拜忏,又开始早课了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009年5月2日 初八 星期六 晴

       早课后,上午是浴佛法会,这次参加法会的人数有四五千人吧。

       下午妙祥师父在未完工的大殿内亲自为大家传授三皈五戒,完全按佛教念诵集上的三皈五戒程序走,一点也不含糊,很长的忏悔文,三皈依时三遍,五戒时又三遍,都是师父亲自领唱,大家随后跟上,跪拜整齐,当师父问到“汝等能持否”,大家高声齐答“能---持”,那种气势可以用气壮山河、气冲云霄、排山倒海来形容,震撼人心!那种场面,只在影视里看到过,就象士兵将上前线的战前宣誓。让你不得不从心里发出感叹!这次三皈五戒领证的有八百多人,加上随喜的共有一千多人。

        来时已买好返程的火车票,法会结束了我们也要走了。

        再见了,师父!再见了,大悲寺!我知道我还会再来的!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后  记

        原来最担心的日中一食,最没事的。走之前,我专门去超市买了巧克力和豆腐干,怕万一坚持不了,可暂时顶一下,可谁知一点也没用上,而且感觉日中一食的好处真是太多了,省时、省力、省物、省资源,能多干多少活啊!当然好处不止这些。平时天天洗啊涮的,又讲卫生又注意休息,还经常闹个头疼脑热的,这次可好,去之前带的感冒药一点也没用上,在这里温差大,干活累、睡觉少、吃饭少,又没有天天洗,反而身体好了,由此看来,平时我们认为的好习惯未必好,反而浪费了不少时间。别说那里的出家师父们了,就是那里的常住护法居士,包括常年在女寮房服务的六、七十岁的老居士,多年了也都是日中一食,睡觉四五小时,我看一个个身体都很好,精神也很好,惭愧啊!

        这次大悲寺之行最大的感受就是百闻不如一见,好多感受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,从寺院到师父,再到护法居士等等,平面的跟立体的感觉确实不一样!看人家描述得再好,也是“如人说食,终不能饱”,“想知道梨子的滋味最好亲自尝一尝”!,每个人的感受会不一样!

大悲寺日常功课作息表   


2:00 起床   

2:15 起香  坐禅   

3:15 开静  (击鼓鸣钟)   

4:00 早殿   

5:00 第二支香   

5:30 止静   

6:30 开静   

6:40 第三支香  止静   

7:30 开静  诵楞严咒十遍   

9:30 过斋   

10:30结斋休息至11:55,自由活动,洗漱缝补   

12:00第四支香   

12:30止静   

13:30 开静   

14:00 学习戒律   

16:30 晚课   

17:30 第五支香,行香。   

18:20 止静   

19:20 开静  听法至20:30(击鼓鸣钟)   

21:00 自习   

22:00 止大静。   


全天二十四小时,休息4个小时。虽然休息4个小时,但仍存正念,修行佛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37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